专家:美国为扭转颓势或对中俄采取行动

  世界进入工业化时代之后,油价以及股市的波动对一个国家、甚至是整个世界会产生巨大影响。1929年的股灾使得美国和全球进入了长达10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而每一次中东爆发大规模战争,也无不使域内外国家为了石油举起了武器……最近,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美国乃至全球股市出现了连续熔断,石油减产令今日的到期也使得油价陷入恐慌性跌势,经济方面的不确定性,让人对世界政治局势产生了更深层次的担忧。

专家:美国为扭转颓势或对中俄采取行动

  美股接连熔断世界为之震惊

  美股熔断与油价下跌

  说起近期四次美股熔断,得从2008年金融危机说起。在那次金融危机中,美国政府开出的药方是“量化宽松”——7800亿美元的资金进入市场。这笔巨资进入市场,无非两个去处,一个是金融市场,另一个就是实体经济。

  而进入实体经济的资金则很大一部分涌入能源市场,去开采页岩气了。这本无可厚非——美国想要借此实现能源独立。一旦实现,美国不仅可以能源自给自足,降低依赖外部的风险,还能借此在经济上对死敌俄罗斯釜底抽薪——把能源出口到欧洲,抢占其市场份额。

  但页岩气的开采可不是简单的事,由于前期投入非常高,令许多开发商望而生畏。资本总是向着需要它们的地方流动——能源企业在这波量化宽松的操作中获得大量注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开采技术在获得资金后突飞猛进,开采成本一路下降,从每桶60多美元降到30多美元。

专家:美国为扭转颓势或对中俄采取行动

  美国页岩油开采企业处于停摆。

  这本是好事,可一个因素的出现让它变成了坏事——美国能源行业在过去这些年共计获得大约5万亿美元(约合35万亿人民币)的投资,其中很大一部分捆绑了高收益债券:美国页岩油气商发行的高收益债,收益率在12%-20%之间不等,最高能达到20%。由于需要不断加大投资,不断研发新技术将开采成本压下来,美国油气商唯有不断通过高收益债的方式借钱,也就是用“借新还旧”的模式来维持技术进步和产业扩张。这样,问题就浮出水面——据高盛统计,光2020年,美国油气公司就有超过400亿美元的债务到期,而2020-2024年,共有超过2000亿美元的债务等着偿还。

  可以说,一旦国际油价下跌,立刻就传导到股市,致股指下跌。然而,国际油价偏偏真的下跌了。席卷全球的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的冲击包括人员流动大幅度减少,工厂开工不足,航空、海运和铁路运输等大幅度减少,因此各国对石油的需求大幅度下降,石油产量供大于求,油价受到很大的抑制,因此,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决定建议减产,然而这个提议遭到俄罗斯的强力反对,3月6日谈判破裂后,欧佩克的实际主导国沙特挑起石油价格战,3月9日当天油价骤然下滑30%,创1991年来单日最大跌幅,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巨幅震荡。美国股市开盘4分钟,标普500指数就暴跌7%,触发第一层熔断机制。全天下来,三大股指跌幅均超过7%,道指狂泻超2000点,创2008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冲击之下,全球股市跳水,英、法、德、意、希腊,巴西等股市暴跌,跌幅高达7%到13%左右。此后,美股又三次熔断,创下历史记录。到本文截稿为止,石油价格已经跌到每桶21美元,而布伦特原油周一(3月30日)跌至近18年来最低,美国原油一度跌至每桶20美元下方,因市场愈发担心全球冠状病毒疫情导致的封锁可能持续数月,且燃料油需求将进一步下滑。WTI (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中间基原油)5月原油期货一度短暂跌破每桶20美元的水平,收跌1.42美元,跌幅6.60%,报20.09美元/桶,为2002年2月以来的最低收盘水平。

专家:美国为扭转颓势或对中俄采取行动

  股市震荡让股民很“受伤”

  油、股变化影响大国关系

  美股的熔断与油价的下跌,势必会对大国之间的关系产生深刻影响。

  首先是中美关系。从根源来说,美国股市的动荡根源还是出在实体经济上。按照著名政治经济学家、北京大学雷少华的观点,跨国企业、数字经济、金融与服务业让美国GDP“账面繁荣”。许多经济学家常常以不同产业类型对GDP的贡献率来衡量产业的重要性。在美国,制造业在GDP的比例从1950年的27%下降到2011年的12.2%;2011年,美国金融服务(包括保险和不动产)成为贡献率最高的行业。然而跨国企业的利润主要来源于知识产权、市场规模和全球产业链的廉价成本,数字经济和金融服务对低端劳动就业市场的贡献并不大,因此掩盖了发达国家内传统的制造业产业工人被排除在全球价值链之外的现实。在美国出现了经济繁荣和制造业衰落、服务业兴盛和劳动密集型产业工人失业并存的现象。如果特朗普能够连任,那么势必会对经济结构进行调整,中国将首当其冲成为靶子——中国在积极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同时,并未放弃自己原有的产业体系,因此中国具有两套平行的产业结构。在中国,既有大量外资企业、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和全球产业分工,又有一套不受发达国家和跨国企业支配的国有和民营企业体系。两套产业体系共同发展,互相竞争也互相协作。例如在中国的通讯产业领域,既有华为、中兴等本土企业,又有诺基亚、爱立信、思科等外国企业,中国市场环境让两套产业体系共同发展。中国既是全球价值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又不放弃独立自主的产业体系。在发达国家制造业外包造成制造业空洞化的时代,中国却建立起全球唯一的全产业链体系。这种全产业链体系让中国不仅能够在全球价值链中占据劳动密集型产业,而且也能够快速在产业结构中攀升,分割全球资本密集型产业,并逐渐在技术密集型产业领域崭露头角。届时中美经济矛盾有可能进一步上升。而这种矛盾的上升可能会刺激美国继续在中国核心利益关切的领域发动挑衅,两国关系有可能因此继续龃龉不断。

  其次是美俄关系。此次美股熔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俄罗斯与欧佩克组织关于石油减产的谈判破裂。美国在页岩气商业化后挟“能源独立”之威,不断侵蚀俄罗斯能源市场,并放手破坏俄罗斯出口大项目“北溪-2号”。这对于严重依赖能源出口换取硬通货的俄罗斯来说是无法容忍的,因此宁愿牺牲与欧佩克的关系也要打击美国页岩气产业。结果俄罗斯如愿以偿,美国的页岩气产业遭受重创,简接导致股市多次熔断。对于特朗普来说,俄罗斯的行为不仅严重损害其国家利益,也让他原本十拿九稳的连任竞选增添变数,后面必将采取措施进行报复——否则他就不是特朗普了。

  这种报复行为将会使美俄关系受到冲击。克里姆林宫3月30日表示,特朗普和普京当日在电话通话中同意让两国最高能源官员进行会面,讨论全球油市暴跌的问题,特朗普称俄罗斯与沙特现在打价格战是“疯了”,但石油价格依然在不断下挫。这种情况说明尽管俄罗斯在实力上与美国相比处于较大劣势,但远非无还手之力。通过石油价格战打击美国的页岩气产业,进而打击美国的制造业及股市可谓非常精准犀利凶猛的反击,这种反击不但让美国有所忌惮,更让美国坚定将俄罗斯树为战略竞争对手的决心。未来特朗普对普京的出招可能会更为谨慎,也更具有杀伤力。美俄未来的斗争将会呈现出长期性的态势,双方将会因此陷入一场漫长而残酷的缠斗。

  此外,由于美股熔断,尤其是在石油价格暴跌之后,美国和沙特等盟国的关系也或许进一步走低。目前所见,美国与沙特的矛盾已经急剧恶化——沙特上周五表示,华盛顿方面对它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在石油价格战中休战,但该国并未与俄罗斯就稳定原油价格进行谈判。沙特的最新举动使华盛顿处于困境。它为争夺市场份额而进行的争夺导致价格非常低廉,但同时也破坏了美国页岩产业,该产业的成本远高于沙特或俄罗斯的生产。美国在中东有两大战略支撑点,一是以色列,二是沙特。此次沙特在油价上的不配合对美国当前的国家利益造成了严重的冲击,美国未来的中东战略有可能因此作出较大幅度的调整,加上疫情有可能重塑美国的外交政策与理念,这种调整将会对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产生较为明显的影响。

  军事格局会有“小动作”

  美股熔断、油价下跌对世界军事格局也将不可避免地产生很大影响。美股熔断对特朗普的竞选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没有了可以炫耀的一大资本不说,当初将特朗普送进白宫的工人阶层可是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能源生产企业。为了扭转颓势,更是为了转移注意力,特朗普有可能会采取一些动作较大的针对中俄的军事行动。

  关于俄罗斯,特朗普认为这个老对头是此次股市熔断的罪魁祸首,更是日后危及美国“能源独立”的心腹大患,因此必须将其引入军备竞赛的陷阱不能自拔。因此,特朗普未来可能会在北极问题上采取军事行动向俄罗斯发难——那里不仅是俄罗斯核潜艇天然的战略掩护,更是俄罗斯北部防线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美国利用气候变暖的有利因素采取行动,俄罗斯将比较被动。

专家:美国为扭转颓势或对中俄采取行动

  沙特和俄罗斯关系因为油价之争而骤然紧张

  对于中国,特朗普除了在新冠肺炎疫情上进行了舆论战外,有可能继续在南海问题上继续向中国施压,恶化中国周边安全环境,迫使中国不得不抽调大量资源进行应对,从而减缓恢复元气的速度。

  而美股熔断的罪魁祸首油价下跌对世界军事格局的影响更大。首先是美国的军火推销将会更加“起劲”。如前所述,能源企业是美国制造业的龙头企业,吸收了大量的劳动力并因此创造大量就业岗位。油价下跌使得这些能源企业倒闭的倒闭,裁员的裁员。而特朗普11月就要竞选连任,很难想像失业人员会再次给他投票。因此,创造就业岗位以拉拢选民是当务之急。军工业的巨头们,比如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比如波音公司,都是创造就业岗位的“大户”——前提是得有订单。因此,特朗普将会在油价下跌之后更加卖力地推销军火,这也是他擅长的技能。此外,从选举的角度来说,能源企业能够给特朗普提供的支持将会因油价下跌而打折,特朗普必须为自己寻找新的竞选支持力量,军火销售见效快,只要订单在手,不愁军工复合体们不效忠。可以说,为了总统宝座,特朗普也会拼尽全力去推销那些杀人的利器。

  其次是美盟关系有可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如前所述,油价下跌会给美国经济带来重大损失。这种损失对于美国来说来得特别不是时候——当前美国最头痛的就是日益增长的霸权护持成本和相对衰落的国力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重大的产业和经济损失实际上是加速综合国力的衰落。对于这种情况,特朗普可能会加大向盟国征收防务费的力度。然而,在疫情中,西方发达国家,包括日本、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和韩国等都损失惨重,届时如何拿得出这笔“保护费”?届时,美国和盟国之间围绕防务开支的摊派问题将会展开一轮又一轮的博弈,甚至是摩擦,这种摩擦很难让美盟关系保持当初的稳定,哪怕是表面上的。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中美和美俄防务关系也将经受考验。如前所述,特朗普很可能会不遗余力推销军火,这一举动将对中国的核心利益造成直接冲击,而这种冲击最终会蔓延到中美关系中去。

  此外,还有一个大买家不得不提,那就是印度。印度已经向美国购买反潜侦察机、反潜直升机和攻击直升机,出手大方(尽管其人均GDP只有2000美元左右)。对于特朗普来说,向印度倾销军火不仅可以遏制中国,还可以对俄罗斯的军火出口造成打击——既然俄罗斯可以打击美国的能源出口,美国也可以以牙还牙在俄罗斯的切身利益上动刀子。而中国对美国向印度推销军火感到警惕——在美国的唆使下,印度大搞“东进”战略,其海军进入南海,这意味着印度对中国来说,已经从陆地单一威胁转变为陆海复合二元威胁。美国向印度推销军火不仅数量达,而且技术含量高,已经成为印度威胁中国安全的物质资本。从这个角度来说,中美防务关系很难不受到影响。

专家:美国为扭转颓势或对中俄采取行动

  美国海军太平洋司令部近日发推显示美军仍在中国核心利益关切地区巡航

  疫情蔓延、经济前景不明,世界各国正面临过去不曾面对过的新局面。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样的局面进一步暴露了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在多个领域的“软肋”,也让各国进一步看清“世界霸主”的阿克琉斯之踵。疫情过后,或许新一轮调整就将酝酿。

  (杨震 上海政法学院东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