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业的下一个十年,会发生什么变化?

原标题:书业的下一个十年,会发生什么变化?

曾锋 北京开卷

南昌拾得书屋的杨兆在2010年选定做库存书店的方向,此前他在青苑书店负责进货。杨兆写道:“书来来去去,人走走停停,时间逝去,像水一样平淡。”十年前的书店业发生了什么,我们还有印象吗?

2010年,全国性的全民阅读活动进入了第6个年头,此后每年4月23日的世界读书日,实体书店也加入进来,而在此之前,这只是图书馆界比较关注的一个年度活动。

十年前,实体书店遭遇的“寒冬期”似乎犹在眼前,这几年来,实体书店又恢复了活力。在国家政策的引导和扶持之下,各种新型书店层出不穷,想开书店不再是很难的事。各种内容和形式的书店评选,可以直观感受到市场的活跃以及媒体的关注。

书业的下一个十年,会发生什么变化?

(佛山先行书店)

十年间,西西弗书店和言几又书店抓住了中国购物中心大发展的机遇,不断布下自己的棋子,几乎成为购物中心书店的代名词。台湾诚品书店进入中国大陆,坐落于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畔的旗舰店于2015年年末开业。新华书店度过了自己80周岁的生日,从实体店面到网络电商,从教材教辅到政企团供,创新和作为有目共睹。实体书店的发展速度和质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品牌和数量在全世界也已经是领先的。但书店数量的增长并不完全意味着质量的提升,实体书店在这十年中是否找到了真正适合自己的经营内容和商业模式?在研究了众多中国大陆实体书店的案例之后,我也不断自问:这是不是就代表着书店的未来,这是不是就是未来的书店。

2018年,日本茑屋在图书和杂志上的业务收入为1330亿日元(约79亿人民币),约占到日本市场的10%,这还只是它收入的一部分而已。茑屋的出版物销售收入已是纪伊国屋书店的两倍,而且保持着很好的发展态势。中国游客去日本,诸如东京的代官山T-SIT已成为打卡地。茑屋跳出了单纯开设书店的局限,更多的是围绕生活方式来营造生活空间。诚品目前拥有40多间店面,这些年诚品的新店开出都能引发话题。2019年的9月末,诚品把书店开到了日本东京的日本桥,这是日本商业的起源之地。坚持人文、艺术、创意、生活的理念,打造文创经济全平台,努力拓展文化观光事业,诚品书店表现得游刃有余。

2020年的春天,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绝大多数实体书店临时停业闭店。在停业及陆续恢复营业的时间中,实体书店的呼救声不断,反思也不断出现。这次,实体书店是否可以扛过去?过去十年的发展成果将受到真实而残酷的检验。但不管如何回忆,实体书店的复苏十年已经宣告结束。

回忆过去、审视当下,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下一个十年,书店业会发生什么变化?

书业的下一个十年,会发生什么变化?

(北京佳作书局)

消费者还会阅读吗?

阅读的行为不会改变,这已经成为人类的基本行为之一。但怎么阅读、用什么载体阅读,也许还会发生很大变化。每年的国民阅读调查报告都会告诉我们,纸质阅读的比例在下降,而电子阅读的比例在上升,也许未来十年,还会有新的阅读载体的出现。

在交通工具上阅读纸质出版物的人越来越少,相信大家已经深有体会,而这是为数不多的公开展示阅读行为的形式之一。当消费者的时间被挤压,首先牺牲的最可能是阅读的时间。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如果时间有富余,文化娱乐消费的首选度也会高于阅读,图像和影音的体验还是优先于文字阅读。

消费者的时间越来越宝贵,我们如何占领消费者的部分时间,从选择到使用,让他们愿意做与阅读相关的事?

消费者还会买书吗?

纸质书不会消亡,消费者一定还会买书,但在哪里买书一定是多渠道、多途径了。北京开卷的数据显示,网络书店的图书销售量已经超过了实体书店,而且正在以不可逆的趋势发展,一方是每年增幅20%以上,一方是逐年下滑几个百分点。在近期实体书店开展的自救行动中,积极尝试了各种互联网端的推广和销售方式,有一定效果,但看上去不是那么乐观。

未来的某天,消费者来到书店,他想阅读,但是并不想在实体书店买书,因为存在着很大的价格差,怎么办?这个问题,过去没有解决,未来的十年能否得到解决?某一天,实体书店的书卖不掉,但还是有人看,书店除了闭店,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如果有,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要考虑如何面对这个问题。

2020年的春天,消费者用实际行动表述了自己的观点:电影院可以不去、书店可以不逛,但菜还是要买、口罩还是要戴。图书不是生活必需品,这足以让我们书店的同行们好好清醒一下了。

书业的下一个十年,会发生什么变化?

(厦门十点书店)

消费者愿意去什么样的书店?

实体书店用什么吸引消费者,空间、产品还是其他?采用情感或情怀纽带来维系,还是用打动消费者内心深处的某一点来维系?随着日本茑屋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商业性质的连锁品牌书店将会受到一定的冲击,因为这正是茑屋的强项,而且茑屋拥有足够的品牌影响力和号召力。

独立书店的境遇会不会好一点?很难说。在家和办公室以外,消费者如果一定要去书店的话,一定会选择最舒适的书店。因为图书差不多,其他的经营内容也差不多。这一轮的实体书店升级改造和转型调整,能否满足消费者对于未来空间消费的要求?可能不一定要精致,不一定要奢华,但对于经历了疫情洗礼的消费者而言,最重要的应该是安全和舒心。

从消费图书到消费空间,这条路能否继续走得通?

消费者不买书了,那么来到书店的空间内还能消费什么(注意,不是做什么)?这是我一直在琢磨的问题。有些是网络可以解决的,比如购买的便利;但有些是网络不能解决的,比如亲身的体验。在日本,有类似纪伊国屋、淳久堂这样的传统连锁书店,但消费者为什么更喜欢去茑屋?是因为茑屋的书更多、业态更丰富吗?很明显不是。

日本的有邻堂书店在100年前就开始售卖图书和咖啡,文具也是书店中的标准配置。这些书店和茑屋究竟差了什么?我个人感觉还是空间所带来的各种体验感。茑屋基于消费大数据选择和配置产品,营造生活的氛围,虽然名为“生活提案”,实际还是各种产品的组合呈现,但这已经比一般书店高出一大截。茑屋选择优秀设计师合作创意店面空间,在书和咖啡之间,提供了更多生活化的消费选择,这就是茑屋的优势。茑屋希望消费者去亲身体验,到实际的店面空间去感受,喜欢它,进而产生关联消费。

书业的下一个十年,会发生什么变化?

(北京码字人书店,沉浸式话剧演出)

对于书店人而言,书店可能是他的全部,时间、精力包括金钱的投入。对于消费者而言,阅读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可能是生活的全部,更没有高于生活。

我们希望,不管世界如何发展变化,生活永远不会被放弃,而实体书店也仍然会存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努力地让实体书店去融入生活。新的十年已经开始,虽然开局有些艰难,但我们已经在路上。

(以上内容摘自《书见·第二季:30位持灯者书店之约》序)

推荐序作者

曾锋

凤凰传媒苏州凤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执行董事、总经理

书业的下一个十年,会发生什么变化?

《书见·第二季:30位持灯者书店之约》

作者: 雅倩 / 孙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