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从拍短视频到拍电影,上海这座电影学院或许能实现你的电影梦

原标题:【特写】从拍短视频到拍电影,上海这座电影学院或许能实现你的电影梦

【特写】从拍短视频到拍电影,上海这座电影学院或许能实现你的电影梦图片来源:上海国际电影节

“406就像一个站台,有名气的导演、演员、电影从业者在这里讲座交流,留下一些知识与精神,火车带着他们离开,然后我们再慢慢消化。”傅艺超口中的406,是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下称“上海温影”)的一间教室。

7月28日,上海国际电影节短视频单元设立的“探索课程”在406教室举行,本届电影节的短视频单元,共有48部作品入选,其中包括傅艺超于2018年底开始拍摄的短片《冬The lost Youth》。

短视频创作的全民化,让更多人有机会发现自身潜力,也让更多热爱光影的青年人投入影像创作。

今年是短视频单元创设的第二年,作为上海国际电影节搭建新人扶持台阶的创新举措,短视频单元通过征集、推介、培训、跟踪等方式,挖掘和培育青年影像创作人才,丰富电影人才储备。

傅艺超是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电影制作专业第七届毕业生,2018年,就读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大三的傅艺超,通过优才计划,拿到全额奖学金进入温影学习。

《冬The lost Youth》最终入选20部推荐优秀短视频作品,傅艺超对记者表示,短视频是把碎片化的想法和故事,无限放大,而且短视频拍摄很便捷,有个趁手的设备,拿起来就能拍。

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短视频单元,给了他目前难以实现的电影梦想一个出口。

2019年起,上海国际电影节和温影达成合作,温影成为上海国际电影节短视频单元“探索课程”的独家教育平台。今年的406教室,迎来了《老兽》导演周子阳、《滚蛋吧肿瘤君》编剧袁媛、动画导演刘阔,他们与学生们分享影视创作的技巧与感受。

上海温影副院长陈晓达告诉界面新闻,入围短视频单元的作品,还有上海温影学生夏林谦导演的的《不寂寞的葬礼》、王珺玥的《成年淘气指南》、陆岳的《独自等待》、程艺雪的《后台》等。

陈晓达表示,短视频单元打通了电影学院学生晋升到电影节的中间通道,“(短视频单元)让电影节跟学生们有一个直通的途径,相当于给新人开一个口子。”

“今年的几个大奖得主都很年轻,二十出头的年纪,毫无疑问这对他们是一个非常大的激励。”陈晓达告诉记者,在恰当的时间点一把火,就能保留一颗种子,能让身怀电影梦的学生坚定做影视的想法。

“这就相当于续命,我负责筛选、推荐作品,在其中起到推手的作用,快乐和成就感也来自于此。”陈晓达表示,老师的使命就在于此,授人玫瑰,手留余香。

据了解,目前上海温影已通过上海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立项,将与上海电影评论学会联合举办“疫情中的国际青年生活短片云展映”活动。

陈晓达同时表示,短视频单元属于下沉内容,在传播手段飞速变化的背景下,加上疫情的影响,这说明上海国际电影节能适应变化,反应很快,“电影节是有生命力的”。

【特写】从拍短视频到拍电影,上海这座电影学院或许能实现你的电影梦

在创设短视频单元、丰富电影人才储备之外,上海培养影视人才、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的进程,可以追溯到更早。

2013年7月13日,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指出:“我们准备从温哥华引进知名的电影学院,培养专门的电影制作人才,在这里实现电影产业产学研用的整合,由这家电影学院发展成为全球化的电影后期制作基地。”

2014年8月7日,作为上海市政府重点支持建立的项目,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成立,首期开设电影制作、3D动画与视觉特效设计、视觉媒体声音设计和影视造型设计四个专业,所有学生一年内完成2400小时学时。2016年8月,导演贾樟柯受聘为学院院长。

上海温影执行院长蒋为民表示,当时上海希望打造影视工业城市的形象,想将上海温影作为其中一个撬动的支点,促进产学融合,为影视产业更快速地培养国际化的优质人才。

人才的源头,就是学校。“我们的建院的目标是用10-15年的时间,将上海温影建设成世界一流、亚洲最好的电影学院。”蒋为民表示。

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蒋为民说,从事影视行业的第一步,凭借的对这个行业的热爱以及基础,如果一个学生没有机会跟到电影、电视剧的剧组,就可以视为没有基础,那么他要进入这个行业,就有一点不确定。但目前的现状就是,国内的影视专业学生,跟组机会很少。

“在这个前提下,温影引进了一套非常注重实践的课程,我个人也很有兴趣,想在国内推广。”蒋为民表示。

据了解,上海温影是国内唯一一所整体引进北美师资,以好莱坞电影工业规范为教学内容的教育学院,拥有真实专业的影视工作室坏境以及与电影工业现状同步的专业设备,从摄像机到镜头套装、灯光套装、专业剪辑教室、制片办公室、布景设备、道具仓库以及所有相关资源。

蒋为民告诉界面新闻,上海温影提供的教育,相当于post-degree,是获得学位后的再进修。“这在国内是没有的,我们的创新石破天惊。”

谈及在上海温影的学习生活,傅艺超表示,学生写剧本时,就要在软件写,如何进行内容标注,怎么分解剧本,都有严格明确的步骤。

“来到这里我才知道,电影是一个这么复杂且统一,需要很多人配合才能完成的工作,专业的位置得有专业的人做。”傅艺超说。

【特写】从拍短视频到拍电影,上海这座电影学院或许能实现你的电影梦

获得本届电影节亚新奖官方入选的电影《荞麦疯长》,其制片人便是上海温影好莱坞制片与金融高级研修班第2期的藤井树。

2015年9月毕业于上海温影电影制作专业第1届的马骉,毕业后进入派拉蒙影业发行的中美合拍动作片——《龙之诞生》剧组,与《谍影重重3》导演乔治·诺非合作;之后又进入《血战钢锯岭》剧组,并筹备了由严歌苓小说改编的中美合拍片《寄居者》。

3D动画与视觉特效专业第3届毕业生朱昂傅,在国内著名特效公司Base FX工作。他参与了电影《流浪地球》合成工作,该电影中火石放入引擎段落里的房间基本由特效完成,这部分就是由朱昂博所在的Base FX制作。

电影制作专业第2届的毕业生吉燕赵曌,曾担任电影《路边野餐》的花絮剪辑师。

“六年多以来,我们总算是孵化了一些成果。”陈晓达告诉界面新闻。

据统计,自2015年以来,上海温影已为影视、游戏、娱乐行业提供了400多名专业人才,院友参与院线和网络电影制作70余部,电影票房近300亿元。

2019年6月21日,围绕“电影教育创新论坛:如何培养全球影视创制人才”这一主题,第二十二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电影论坛与上海温影联合举办了一次论坛。蒋为民表示,温影直接从行业的需求出发,反推到作为教育者,该如何培养人才,这也符合温影所倡导的 “入学即入行”教育理念。

他同时也表示,北美电影工业教育体系下,出现了一些诸如特效化妆以及游戏设计的专业,细分专业的出现,一方面很耀眼,让人看得见记得住,但一方面很水土不服,家长跟学生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专业,可以读一读,所以招生有些困难。

“疫情期间,我们对课程设置、内容构成,进行了深刻反思。国外与本土化不能很好结合的部分,我们就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蒋为民说。

【特写】从拍短视频到拍电影,上海这座电影学院或许能实现你的电影梦

上海温影影视造型设计教室,学生们制作的作品。

2015年起,上海科技大学和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合作开办影视制片人、导演、编剧班,引入北美影视教育和规范化的行业流程,培养影视工业人才。

蒋为民认为,温影的建立发展,是上海对于一个城市文化的超前部署,但任何一种生态的造就,都需要时间,一个现象级作品跟一个教育学院,都不会形成电影工业生态。

电影工业是什么?如果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先要问,电影到底是什么?在蒋为民看来,电影本身,就是具备艺术属性的制造业。

电影是综合各种门类的艺术,电影的创造性,涉及到文学、视觉、音乐、声音;建筑设计与制作,涉及后期合成,有科技的成分;放映需要专业的影院设备;宣发与传播学有关,发行与销售有关;之后还有基于IP的周边产品、主题公园。

蒋为民认为,电影工业城市的建设,不会也不能一蹴而就,需要产业氛围,影视的从事者也相信工业能够带来产业的效率。上海这座城市,带有工业的基因,又具有科创、金融优势。“所以,影视工业的未来在上海。”

陈晓达也表示,在国内电影工业标准还没有建立起来的背景下,上海的优势在于国际化,能跟全球一流的制作体系对接。

2017年,上海市就已出台“上海文创50条”,提出“振兴上海影视产业,构建现代电影工业体系,推进全球影视创制中心建设”的目标。

2018年,上海市发布《关于促进上海影视产业发展的实施办法》,明确加快松江大型高科技影视基地建设。

2019年,《松江区关于促进上海科技影都影视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又称松江16条政策)发布,包含了企业落户、重点项目建设、前沿科技创新等16条面向影视产业重点环节的措施。

【特写】从拍短视频到拍电影,上海这座电影学院或许能实现你的电影梦

左一为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执行院长蒋为民

2020年7月26日,上海科技影都发布会暨高峰论坛举行,发布会上发布了“松江16条政策”2.0版,进一步拓展支持范围、放宽补贴要求、鼓励科技赋能,还有一批具有重大行业影响力和科技前瞻性的标杆性项目集中签约。

2019年11月,上海温影与落户上海松江的华策集团长三角国际影视中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着重于把长三角地区影视制作人才集聚起来,通过创作、制作、实训的组合实践,在长三角一体化战略中实现影视人才的集聚效应。

在蒋为民看来,上海科技影承载了上海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的蓝图,能从资金、服务、硬件等方面吸引更多从业者来上海。“从学校的角度来讲,我们需要一个有电影项目的环境,需要有创制的产业,只有这样学院才能真正跟产业以及上海的文化战略产生深度融合。”

他同时也指出,上海目前缺少一些真正落地的项目,取景挂牌都不能完全算是电影项目。相关部门需要鼓励企业大胆尝试,推动项目的产生,彼此也都要有耐心,既需要突围创新的动作,也需要试错的承受力。

“只要坚信游泳姿势是对的,我们就在探索中,等待电影工业的大潮到来。目前能做的就是把上海温影这个小环境营造好,在学生心中留一些火苗,没准有一天就燎原了呢?”陈晓达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