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这个湖泊太美,胜过大理洱海,被誉为“东方第一奇景”

原标题:云南这个湖泊太美,胜过大理洱海,被誉为“东方第一奇景”

每逢秋天,我能想到的最美的地方……实在太多!

如新疆喀纳斯、云南腾冲、泸沽湖、安徽塔川、内蒙古额济纳、四川九寨沟、稻城亚丁、 江苏南京、江西婺源……一年之中,没有哪一个季节能像秋天这般,令人沉醉不已。

在古代文人墨客的笔下,秋天是惆怅的、多愁的;在今天摄影师的镜头下,秋天是多彩的,迷人的。

展开全文

我们喜爱诗人的愁,也向往镜头里的秋,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云南的泸沽湖。

日月轮转,天上人间,万物碎为三千微尘,那最多情淳净的一抹,落入一湾碧蓝湖畔。尘埃落定,那一湾湖便就是世人所向往的泸沽湖。

泸沽湖,算得上是彩云之南最美丽的湖泊了(在我眼里,它胜过了洱海),它位于云南省与四川省交界处,为川滇共辖,最受游人向往的还是云南这边。

提到泸沽湖,一定会想起摩梭人的走婚族,这个古老的风俗和神秘的民族,令泸沽湖的美变得不可思议。在巍峨的喜马拉雅山麓,生活着世界上最后的母系氏族——摩梭人。

有人说,少了摩梭人的泸沽湖,是没有灵魂的。这个被摩梭人称之为“母亲湖”的高山湖泊,自古以来就与摩梭人紧密相连。

身临其境,水天一色,缓缓滑行于碧波之上的猪槽船和徐徐漂浮于水天之间的摩梭民歌,使其更增添几分古朴,几分宁静。

这个一个远离嚣市、静如处子的湖泊,被人们誉为“蓬莱仙境”,更有“高原明珠”、“滇西北的一片净土”、“东方第一奇景”等美称。

早秋的泸沽湖,仍有夏末的气息,但秋日的阳光散落在山水之间,却令人又明显察觉到秋天的悄然已至。沿着湖畔,偶见向日葵,灿烂之余,还有一丝娇媚。

明代诗人胡墩赋诗赞泸沽湖云:“泸湖秋水间,隐隐浸芙蓉。并峙波间鼎,连排海上峰。倒涵天一游,横锁树千里。应识仙源近,乘槎访赤松。”

泸湖秋水间,游人如织。每逢晴天,蓝天白云与高山林海倒映湖中,“水天一色”已不足形容,它犹如一块明珠镶嵌在群山怀抱中,碧波荡漾,风光迷人。

找个湖边客栈,每天迎着朝阳醒来,趁着星海熟睡,在月光下,做一场美梦。泸沽湖之旅,实在是要慢,慢得恍如与世隔绝,慢得出行要去坐船,慢得与外界联系需靠寄一张明信片……从前慢,似乎是又回来了。

我已记不清来泸沽湖是两次还是三回了,但每一次都是秋天,或早秋或晚秋。

每逢秋色,泸沽湖更为迷人。就像是没有文字,以达巴文化为文化的摩梭人一般。水与文化是相互沉淀的,就像是身体与灵魂的结合。站在湖边,仍凭秋风吹乱发梢。

晨雾下,笼罩在这里的是安静平和的奇妙,小岛像船只一样浮在平静的湖上,一切静穆的犹如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当日出东方,阳光散落在湖面上时,那波光粼粼的涟漪,如此灵动。

若单看泸沽湖风光,实际上还有比它更美的湖泊,但正是古老的摩梭文化的繁衍生息,才使得这片山水更为灵秀,充满活力,使得泸沽湖独一无二。

在泸沽湖悄然无声的随着季节的转换而更替自己的色彩,人们在憧憬山间湖泊的层林尽染同时,摩梭人的走婚习俗和古老文明无声无息地融入了这片风景里。

湖上唯一一座的走婚桥在草海的摇曳中衍生为游客的观光桥,几乎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因“走婚桥”而来。

每一个人都想体验并好奇摩梭人走婚的风俗。

斑驳的木桥在自然的色彩里依旧是那么古朴,不论是云南还是四川,神秘女儿国的文化不分碑界,但摩梭人的传统文化在现实生存中面临着残酷的环境,是逐渐被现代文明所侵蚀,还是会继续传承老?

这是湖光山色中,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返回,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