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外交的悲哀:为一口嗟来之食,塞尔维亚连遭美国和欧盟羞辱

原标题:小国外交的悲哀:为一口嗟来之食,塞尔维亚连遭美国和欧盟羞辱

当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9月4日进入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时,他应该明白,自己走入了美方精心布置的陷阱。

他在美方提供的协议上签字前,疑惑且焦急地向右看了看随扈,又似乎略带懊恼地摸了摸前额,应该短暂地陷入了迷茫与无奈。直到这一刻,他似乎才发现,自己国家的驻以色列大使馆要搬到耶路撒冷了。

不仅如此,他之前还不得不坐在一把小椅子上,面对宽大办公桌后面的特朗普。这一幕像极了向老板汇报工作的下属。而在签署那份《经济合作协议》时,武契奇与科索沃首脑一左一右,坐在特朗普两边的小桌子后面。不仅主从关系一目了然,而且美方还把塞尔维亚与科索沃并列,暗示科索沃是与塞尔维亚平起平坐的主权国家。

尽管武契奇强调,他是与美国签署的协议,但那种李鸿章在春帆楼签署《马关条约》的味道已经无法遮掩。

这是塞尔维亚的抉择,不忍苛责。用“弱国无外交”来形容,是陈词滥调。这一切都是“落后就要挨打”、“分裂就会内耗”的结果。当年铁托在东西方之间游刃有余甚至险些闯出一条新路时,何曾想过50年后塞尔维亚人的元首要在白宫当众受辱。

事实上,当武契奇决定通过让步和妥协的方式来加入欧盟和获得西方的施舍时,这一切都不可避免,甚至只是开始而已。

展开全文

西方承诺的利益能不能到手,尚且是个疑问,但塞尔维亚却实实在在地付出了很多,甚至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原则。

1、塞尔维亚未来一年内暂停游说各国放弃承认科索沃。

2、塞尔维亚同意与科索沃建立所谓的“单一市场”,以保证人员、服务和资本的自由流动。

3、美国与塞尔维亚同意在5G网络建设中剔除“不可信”的厂商和设备。

4、在巴勒斯坦问题上靠拢美国,同意把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

塞尔维亚能够获得的东西显得虚无缥缈,譬如和科索沃一起接受美国的援助,美国将参与该地区的铁路建设,与科索沃在一年内停止外交战等等。

特朗普则“一箭双雕”,既能彰显自己的功绩——让两个势同水火的民族坐下来“心平气和”地签字,又能通过夹带私货的方式为以色列争取到更多的国际支持。

这一局,是特朗普完胜。照例,这胜利相当肮脏和下作。

塞尔维亚忍辱负重地接受嗟来之食,但塞尔维亚人从来都不缺乏血性。1999年,面对北约的欺凌,南联盟展现出了足够的勇敢。佐尔坦机智地指挥老式“萨姆-3”地对空导弹,成功击落一架美军的F-117隐身战机。这也是美军隐身战机第一次在实战中折戟。而当时南联盟的飞行员们明知本国的米格战机性能落后于F-16,依旧勇敢地飞上了祖国的蓝天,用生命捍卫了国家的尊严。

诚然,塞尔维亚人不会忘记自己英雄。可最现实的是,民众要吃饭,要过好日子,不能总活在战争阴影里。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尽管知道口惠而实不至是西方的特质,但武契奇没有选择。俄罗斯自顾不暇,东方的伙伴距离太远,总不能一直被孤立。

出路就是加入欧盟。为了加入欧盟,塞尔维亚不得不按照西方的要求与科索沃逐步实现“关系正常化”。可有些问题,是一步也不能让的。武契奇今天把窗户打开了一条缝,未来连房顶都保不住。

科索沃在2008年单方面宣布独立,获得了西方的承认,但在联合国安理会,中俄两国犹如耸立的山峰,帮助塞尔维亚挡住了罡风。没有中俄的承认,科索沃就不能算作一个国家。

唯一能令塞尔维亚放心的,恐怕就是即便贝尔格莱德选择了最终妥协,可为了3位烈士的英魂,为了有朝一日能够雪耻,东方大国也永远不会承认科索沃!

塞尔维亚如飞蛾扑火一样投奔的欧盟,其实也是个硬不起来的软蛋。明知道美国为了给以色列撑场面,拉上了处于欧洲边缘的塞尔维亚,以及根本不入流的科索沃,但欧盟不敢对美国呲牙,就把怒火发泄到塞尔维亚头上。

就在9月7日,欧盟警告塞尔维亚,如果想入伙,就必须在外交上和欧盟同步调。也就是说,塞尔维亚在决定干什么之前,要先请示再汇报。可往耶路撒冷迁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白宫在一手策划,欧盟如果有意见,应该直接与华盛顿交涉,并提出抗议才对!欺负塞尔维亚算哪门子本事?

如今,塞尔维亚是哪边都不敢得罪。武契奇承诺,会把“欧盟一体化”和欧盟框架下的双边对话工作列为“最高优先级”。在欧盟的施压下,塞尔维亚还决定,在未来6个月无差别暂停与所有国家的军演或军事行动。

每个国家都有选择发展方式的自由,塞尔维亚选择了一条曲折且坎坷的道路。能否走到头尚未可知,可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一国元首的英明指数,虽然不能完全等价于该国的兴旺指数,但毋庸置疑对该国的利益有着重大影响。就个人素养而言,武契奇甚至会强过特朗普,可惜两人虽然都是船长,但一个驾驶的是小渔船,而另一个则坐着核动力航母。事在人为,但人亦不能与势抗衡。

获得即失去。至于获得的多,还是失去的多,就要看实力与博弈。武契奇说,他在白宫是“为了塞尔维亚而战。”这句表态的潜台词应该是:只要是对塞尔维亚人有利,元首不应该顾及自己的声誉,不应该爱惜羽毛。另一个解释是,武契奇认为,他在白宫获得了想要的东西,尽管只是嗟来之食。

多数小国除了卑微地苟活,并不具有选择的余地。如果想获得发展空间,就必须在大国夹缝里努力向上生长,努力获取阳光。在这一过程里,还是希望塞尔维亚人能够保持“最后的骨气”,要相信有朝一日能够翻身。(完)返回,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