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刷屏的垃圾不抵制不行

原标题:这刷屏的垃圾不抵制不行

原创 毒Sir Sir电影

刷完《信条》后Sir才发现,诺兰真正想表达的是——

千万要保护环境。

别以为未来生态灾难影响不到你。

今天你乱扔垃圾。

小心被明天派回来的人杀掉哦。

远的不说。

就说现在已经不太妙。

入门驴友圈,一定听过这句:

去西藏后悔一阵子,不去西藏后悔一辈子。

青藏高原。

世界的屋脊,一片远方的净土,一个许许多多人向往的梦想。

梦里,是很美。

但梦醒了的样子,你恐怕也很难相信。

展开全文

雪山,草地,蓝天。

是西藏没错。

但你也一定能认得出来,在梦想的土地上,那些“追梦者的遗迹”。

既然我们要洗涤心灵。

就不应该让自己的行为充满污秽。

垃圾这件事,还是被忘记得太随便了。

01

捡垃圾的人

最近的藏区公路、景区,多了一群捡垃圾的人。

不是职业保洁人员,也不是热心志愿者,只是当地普通藏民。

由当地政府组织,挨家依次无偿劳动。

政策强硬:如果不去,每人罚款300块。

也是被逼。

那些垃圾再不捡,他们就活不下去了。

Sir最近看到了一个视频,来高原江南,西藏林芝。

天苍苍,野茫茫,草地上一头牦牛,低头啃食着的不是草料。

是塑料袋。

林芝东巴才村的村民,在这个疫情后的旅游旺季,迎来大量客人的同时,也收获了他们留下的“馈赠”——

漫山遍野的垃圾。

相信咱都一样,看到这漫山遍野的污秽,会感到恶心、反胃。

但对于牧民,他们更会觉得痛心。

你的“天路”,都是牧民的生路。

一只塑料袋,就可以害死一只牦牛。

当它们一口一口填满肠胃、食管、脏器,头一两年还不会显露病症,只会在漫长的累积中,被憋死,被饿死。

这不仅是牧民最大的经济打击,更是残酷的精神折磨。

“剖开肚子,才发现里面塞满了垃圾”。

藏区国道。

是徒步者、骑行者眼中最美的“在路上”。

但如今,原本非常美丽的风景,却被国道旁、溪沟里的大量垃圾污染得面目全非。

除了食品包装,氧气瓶,甚至还有一些危险的医疗垃圾。

垃圾之中,两种尤为显眼:

避孕套、卫生巾。

别想歪,这些都是驴友们与天斗其乐无穷的小妙招。

卫生巾,可以垫在鞋底,防磨抗压增强脚掌舒适性;避孕套,套在鞋上防雨防水,甚至可以充当临时水袋。

够有趣,够智慧。

但看到这些东西被乱丢在风景旁,你还会觉得好玩吗?

Sir只会觉得讽刺,觉得玷污。

以上这些垃圾,都需要当地村民,一个一个弯腰拾起。

脏、累,就不提了。

更关键的,是太危险。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公路旁并不是垃圾最多的地方。

相反,恰恰是公路下方的陡崖、峭壁、沟里,凭人力难以到达的地方。

为啥?

乱扔垃圾的人,也是“要脸”的啊!

也知道不对,也知道恶心,于是他们决定“大发善心”地扔远一点。

让大家眼不见为净,让自己羞耻心存留。

于是。

那些被扔到沟里或者崎岖的陡崖上的垃圾,成为了捡垃圾的村民,最难以攻克的顽疾。

难度高,危险大。

甚至,需要村民绑上安全绳,在陡崖上飞岩走壁。

一边是追逐远方净土的远大幻想。

一边是村民艰难守护的汗水、泪水。

这些画面,不由得让Sir重新考虑“自由”“梦想”“在路上”......

现在,在这些“美好”的幻想诞生之前,必须被狠狠按死一个前提——

“请带走你的垃圾”。

本来举手之劳就可以带走的垃圾,被扔在了“世界屋脊”上。

就像你要爬上自家房顶捡垃圾一样。

只会加倍的困难和危险。

承担这一切的人是谁?

02

不堪重负的屋脊

自1953年新西兰探险家埃德蒙·希拉里,和夏尔巴人向导丹增·诺尔盖首次登上珠峰开始,珠峰大本营每年都将迎来上万人次的挑战者。

△ 左埃德蒙·希拉里,右丹增·诺尔盖

可一次次的梦想实现,也在一次次摧毁这座无人之巅原本的样貌。

珠穆朗玛峰。

它是世界之巅、登山者的终极目标,以及,“地球上最高的垃圾场”。

最大问题,难处理。

气候地形恶劣,常住人口稀少,珠峰的垃圾清洁难上加难。

再加上极度低温缺氧,生态脆弱,有机物垃圾也无法靠微生物自然降解。

比如粪便。

每年,都有多达一万多公斤的人类排泄物留在珠峰。

有人说,珠峰如今还是一座“屎山”。

同时五十年过去,这里也累积了一百多具不幸遇难者的尸体,和数不清的垃圾。

怎么办?

没车,只能靠腿。

每一年,都需要动用大量人力畜力一趟一趟驮下山。

2010年,夏尔巴人纳姆巴尔,发动了一场清理珠峰的公益行动,纪录片《珠峰清道夫》记录了他们登上珠峰捡拾垃圾的经历。

片中,珠峰的污染情况被影像记录,触目惊心。

如今,珠峰上腐败的遗体、大量的垃圾和排泄物,已经肉眼可见地污染了水质和空气。

在纪录片中,很多队员突然生病。

一位咽痛到失声的队员推断,病因,就是因为大家喝了被污染的冰水。

别忘了,这座山养育的不只是登山队员。

珠峰冰水融化的水源,还供养着一亿多的人口。

珠峰顶上的大规模人口活动,同时,也让原本藏区脆弱的环境产生了严重的污染问题。

今年的珠峰地质调查,结果令人恐惧。

别说净土,连水都是黄的。

上游的垃圾,正严重影响当地人的用水健康。

6500米那一带已经有大量的污染了

在5800米会看到一个特别长的冰川洞

按理讲冰水下来的话是应该很纯洁的

但是,冰川这洞里头流出来的水是黄的

《珠峰清道夫》记录着世代生活在珠峰脚下的夏尔巴人。

他们视珠峰为圣洁的女神,不该存在任何垃圾、遗体被留在珠峰上。

因此,他们承担起了清道夫的责任。

纳姆巴尔一行人为了捡拾垃圾,必须穿越随时可能发生雪崩的冰川瀑布,用独木梯通过凶险的峡谷。

一边是随时夺命的天险。

一边却是令人沮丧的瓶瓶罐罐。

冰缝里,雪地上,各种垃圾和排泄物随处可见。

氧气罐、罐头盒、塑料袋,甚至是酒瓶……数量超乎想象,它们被人类从城市中带到这里,格外刺目。

每一次上山“出任务”。

他们都将背负25到50公斤的垃圾,在昆布冰瀑与大本营之间,往返八趟。

对了,说到这里,有必要给你看看珠峰峰顶的样子。

2010年5月22日,纳姆加尔第七次攀顶,他与清道夫们拍下了当时的景观。

峰顶,再也没有一片白茫茫,满是人类征服的痕迹——

他们用生命,弥补前人犯下的错误,挽救后世的福报。

可在领队,夏尔巴老乡纳姆巴尔嘴里,也说不出什么漂亮理由。

只留下了这样一句——

“社会意义非凡。”

2013年5月,纳姆加尔正在登山完成了他的第10次登顶。

但不久,他就在北坡海拔8300米倒下,永远停止了呼吸。

他拼劲全力,也只收回珠峰很小的一部分垃圾。

但却用行动提醒了全世界:

我们每个人的足迹,都将无可避免地填满世界上每一寸“净土”。

03

无可收拾的海洋

上达最高的山,下达最深的海。

没有垃圾到不了的地方。

甚至,它不需要人类的帮助。

这,是斯里兰卡一片封闭了30年的海域。

你看到底,别吐出来。

海面被一层油脂和各种人造杂物覆盖。

如果说冰山上的丑,勉强是成就梦想的无奈;那这海洋上的丑,则跟每个人都脱离不了关系。

你心目中“美丽的海洋”,如今,已是一锅飘满塑料垃圾的浓汤。

世界自然纪录片之父”大卫·爱登堡爵士,在制作《蓝色星球2》时发出这样的感慨: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以为,海洋那么大,住在海里的生物那么多,我们人类不管做什么,都无法影响到它们。但现在我发现:我们错了。在录制《蓝色星球》时,不管我们去到的海洋多么偏,摄影师总能看到塑料。

来,看看你手中的塑料瓶,对“远方”的破坏之旅——

最初可能就是有人随手扔在路边的一个包装袋,或者,是丢到河里的一个饮料瓶。

它们跟随河流,流入大海。

现在,大海已经“装不下”了。

垃圾所到之处,都是惨剧。

一个废塑料袋,可能套住一只海豚的喙,使其无法进食。

一张漂浮的塑料纸,会被海龟当作水母误食致死。

而打渔产生的破渔网,每年都会缠住数千只海豹、海狮的脖子。

一只死去的布氏鲸,它的胃里一共发现了六平方米的塑料布。

海鸟也逃不过。

腹中填满垃圾,走都难,更别说飞。

最让人震撼的一幕,是科学家们用剪刀把死去的海鸟胃部剪开,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塑料。

数一数,一共234块。

按体重换算的话,相当于一个人,体内有6-8公斤的垃圾。

打火机、瓶盖……因为它们看上去很像浮在海面上的小鱼。

最讽刺的是。

你说这些塑料垃圾最后去了哪呢?

塑料制品会被洋流、海浪不断冲击,变成更细小塑料微粒。

它们,又再次被海洋里的鱼类、贝类进食,接着被一批批地捕捞,送回人类的嘴里……

在针对法国、比利时和荷兰沿岸

六个地点蓝贻贝的检测中

每一个有机体体内都存在塑料微粒

04

捡起来

要清理地球上的垃圾有多难?

Sir想到了两个神话:愚公移山,精卫填海。

不。

就连神话也想象不到我们眼前的难题。

愚公,至少可以一块一块把石头搬走。

可珠峰上的垃圾,搬走一块要历尽千难万险,留下一块却太轻易。

夏尔巴人一人一趟可以背25到50公斤的垃圾。

珠峰上留下的垃圾有多少呢?四万多公斤。

相当于还要来回上千次,这还不一定追得上垃圾增加的速度。

精卫,可以衔起石子一颗颗扔进海里。

可是它要如何大海捞针一样,找到每一片垃圾,叼出海洋呢?

一个数字。

地球海洋中塑料碎片的数量多达5万亿枚。

塑料与浮游生物比例为1:2,照此速度增长,2050年海洋中塑料重量将超过鱼类……

还有在人迹罕至的沙漠、极地。

垃圾也从不缺席。

△ 被泄漏原油污染的企鹅

地球上所有的远方,都已经被我们的垃圾、污染标记。

我们热爱自然。

并习惯使用“征服”“梦想”的字眼。

但自然,不该为人类的征服买单。

自然太脆弱。

她始终没有接受人类的一个习惯——

垃圾就是用来丢的,不然呢?

很多城市人潜意识里觉得,不管走到哪,永远会有人为自己的污染行为擦屁股。

反正有人清理,已经成了游客丢垃圾时,最爱用的自我安慰借口。

《珠峰清道夫》中一位登山队员说:登山旺季,会有好几十只登山队伍到达这里,他们寄希望于清洁人员,干脆就把垃圾扔在山上。

想当然地以为,这是当地人应尽的轻松义务,却无视背后的艰辛与代价。

而且,擦屁股的速度,远远跟不上游客们破坏的速度。

就拿西藏来说,2019年,西藏自治区接待游客4000万人,产生垃圾达到十几万吨。

当地居民就是没日没夜的捡,也捡不完。

所以,我们总该做点什么。

也是Sir最近看到的一个视频。

2018年4月,江西小伙林鹏骑着一辆三轮车从四川雅安出发。

在川藏线每天边骑行,边捡拾垃圾。

90天,每天只有20公里,却能捡满5-6个编制带的垃圾。

捡得完吗?

不。

但如果你问Sir:哪里还有真正的净土?

你至少可以让你所到之处,脚下都变成一方净土。

哪怕你没有时间和力气,克服那么多困难,去捡回垃圾。

只要做一件轻松的事情,也完全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就是让那个闯入大自然的垃圾,从未被你丢弃过。

就像是诺兰说的“逆熵”——

请让那个恶的“果”。

退回到它诞生的“因”当中。

没有乱扔的可乐瓶,就不会有村民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峭壁上捡拾。

你处理好了包装袋,就不会有一头牦牛误食而死亡。

少用一个吸管,可能就少一只被插中喉咙痛苦死去的海龟……

你看,只要慎重身边每个小小的“因”。

就能让许许多多的“果”,不必来到这个世界。

《信条》的结尾说:

“谁会记得没有爆炸的炸弹?谁会记得拯救世界的人?”

可是Sir相信。

你做过的事。

地球上的每一个生灵都会记得。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颐和园的马达

还不过瘾?试试它们

▲▲▲▲▲▲

原标题:《这刷屏的垃圾不抵制不行》

阅读原文返回,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